FeralMeow boosted

这几日google play先后对fedilab,subway tooter,husky,mastopane等fediverse客户端发出下架警告,原因是部分实例违反了play store的hate speech条例

谷歌之前就有过下架clover(imageboard 客户端)的黑历史,现在又将风头转向了fediverse。客户端说到底只是一个与服务器通信提供本地服务的程序,对服务器的信息不应该负任何责任。就算部分实例有违反条例,客户端不该是受罚的那一方。如果谷歌认为fediverse客户端app因为有hate speech内容而需要被下架,那么他自家的chrome更应该受到制裁

相关信息
mastodon.juggler.jp/@tateisu/1

mastodon.social/@Gargron/10476

qoto.org/@freemo/1047652888632

FeralMeow boosted

陈寅恪堪称“三百年乃得一见的史学大师”,单单语言就通晓二十余种(跨多个语系,还包括巴利语、波斯语、突厥语、西夏语 这类很偏僻语种)。在清华执教时,被称为“教授的教授”。他开课时,连吴宓、朱自清、冯友兰这类名家都来旁听。

大陆沦陷之前,无论是胡适还是傅斯年,都极力劝说他去台湾,但他一直犹豫不决。

等到文革开始,陈寅恪被定性为“反动学术权威”。他珍藏多年的大量书籍、诗文稿,在红卫兵抄家时,全部洗劫一空。当时他因为眼疾,已经双目失明。但是那帮红卫兵小将没有轻易放过他,还专门发明了“对付盲人学者的独特批斗法”。简而言之就是:把高音喇叭架设在他病床前,终日播放噪音,还美其名曰:“让反动学术权威听听革命群众的愤怒控诉”。

陈寅恪夫妇本来身体就不好,经过这样长期折腾,到了1969年,夫妇二人都已经奄奄一息。陈终于在那年10月7日辞世。其妻在次月也随他而去。陈在临死前留下一幅对联。

涕泣对牛衣,卌载都成肠断史。
废残难豹隐,九泉稍待眼枯人。

mastodon.cloud

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! Thank you. Mastodon.cloud is maintained by Sujitech, LLC.